<p id="y2h1d"><cite id="y2h1d"></cite></p>
    <dfn id="y2h1d"><del id="y2h1d"></del></dfn>
  1. <mark id="y2h1d"></mark><strong id="y2h1d"></strong>
    <dfn id="y2h1d"><font id="y2h1d"></font></dfn>

    <small id="y2h1d"><sub id="y2h1d"></sub></small>

    <small id="y2h1d"></small>
    <th id="y2h1d"></th>

    武漢恒冠建筑裝飾有限公司
    聯系人:黃總
    座機電話:027-84761768
    電子郵箱:263612852@qq.com
    詳細地址:武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聯城 路圣龍國際廣場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我國許多建筑設計貪大求洋 成外國建筑師試驗田

      作為當前全球第一建筑大國,我國每年新增建筑面積超過20億平方米,新建房屋占全球一半以上。記者日前在調研中發現,我國建筑幾乎在從規劃設計,到施工使用,再到拆除和廢棄物利用的每個環節,都存在巨大的資源能源“浪費黑洞”。

      規劃設計貪大求洋,許多建筑淪為外國建筑師“試驗田”

      規劃浪費是建筑浪費之源,專家認為,在我國許多地方,任意改規劃、樹地標、建廣場,這樣的重復建設帶來的浪費無法估計。一些部門不盡合理的規定,更進一步加深了規劃的鋪張。“有的部委規定,建大學至少要占地500畝,這讓一些土地緊張的地區難以承受,也導致了規劃被動浪費。”一位地方規土部門負責人說。

      貪大求洋已成為國內許多建筑設計的通病,一些城市追求地標建筑的標新立異,高價買外國設計方案,重奢華、講排場、大量使用昂貴建材、無謂擴大景觀面積、盲目追求外觀新奇而大大提高造價。

      “中國遠沒有富到可以成為外國建筑師‘試驗田’的地步,有些工程造價幾十億,中國施工方的利潤少得可憐,而外國設計企業卻開出總造價10%以上的‘天價’,遠遠高于2%的行價,帶來的還是怪異設計導致的造價成倍上升。”建筑專家、上海城建副總裁吳杰說。

      “許多地方政府熱衷于地標建筑,審批時由政府和相關部門領導集中審批,基本是只看相片和外形,基本不考慮是否綠色節能。而在國外,業內專家最有發言權。”上海一位建筑規劃設計院的院長說。

      節能標準偏低滯后,施工粗放無序浪費嚴重

      我國建筑規模世界第一,近年來不斷推進各項建筑節能措施并取得很大成效,然而由于各項建筑環節的節能標準偏低或滯后,帶來了長周期的巨大浪費。

      東南大學建筑系教授郭正興舉例說,“K值是建筑門窗的傳熱系數,也是檢驗門窗節能性能的標準,2003年的歐洲門窗標準中要求K值不大于1.4,而我國目前門窗平均K值約為3.5,全國最高標準——北京的K值也僅為2.8,僅為歐洲1984年標準。據測算,按我國現有城鎮建筑面積約430億平方米計算,如果實行歐洲現行門窗標準K值1.4,每年約相當于節省標準煤4.3億噸,僅此一項就極其驚人。我國不少建筑還使用大面積落地窗,節能意識非常差,關鍵是標準太滯后。”

      2007年,沈陽成為全國嚴寒地區第一個制定并強制執行居住建筑節能65%設計標準的城市。2012年以來,全市新建公共建筑開始按照公共建筑節能65%標準設計和建造,建筑節能標準執行率在設計階段達到100%,竣工驗收階段達到99.5%,在國內處于領先地位。

      沈陽市現代建筑產業化管理辦公室副主任張巖說:“從宏觀產業升級來說,建筑業升級步伐最慢,因為建筑業進入的門檻低。建筑業必須完成產業化轉型,而標準化是產業化的第一要求,必須逐步提高建筑行業的各項技術標準,推動一大批真正有節能科研能力的企業占領市場,進而帶動建筑節能產業的發展。”

      由于長期依靠粗放發展模式,我國建筑業施工環節中,從水、電、能耗到人力資源,再到時間成本,浪費都極其嚴重。上海市建管委主任湯志平說,我國建筑結構標準依然存在“肥梁胖柱、傻大黑粗”的問題,“由于設計施工精細化程度不高,為了確保結構安全,我國建筑存在建材浪費問題,一些國內機場遮雨棚建造巨大,用鋼量驚人,遠超出實際功能的需求,完全是浪費。而且現在鋼筋強度、混凝土強度已經大幅提升,根本無須過度消耗。”

      上海城建集團科技部主任林家祥說,我國建筑施工過程中資源消耗大,浪費不勝枚舉:比如施工常用的建筑模板,一般只能用三四次,技術最好的工人也只能用七八次,帶來巨大的木材浪費;由于普遍采用現場加工方式,施工中鋼筋、鋼材及其它原材料在加工過程中產生大量損耗和短料,僅這一項原料浪費就在3%以上;再如施工安排不科學,導致大量非必要運輸產生巨大浪費,加上現場施工周期長,為交通、環境帶來長期影響。

      不少地方熱衷大拆大建,“末端節能”無人問津

      由于規劃設計的不科學和施工的粗放,有的地方出現不少“短命建筑”。我國建筑“短命”長期備受詬病,經分析其往往是兩種原因造成:一是由于建筑標準過低或質量不高,縮短了使用壽命,如此前浙江奉化一座房齡僅20年的居民樓坍塌造成多人傷亡,為我國建筑質量敲響警鐘;二是由于規劃調整、經濟利益驅動、追求GDP等因素,對正常使用的建筑物拆除,人為縮短了建筑壽命。

      現代建筑設計集團總裁張樺說,我國某些建筑的壽命連歐洲國家的1/4都不到,很大的問題就是“長官意志”人為拆除,不但破壞了城市的肌理,而且造成巨大的浪費。“老舊建筑結構整修、功能改造都是主流的做法,歐洲、日本都是如此,很多建筑通過功能調整煥然一新,如上海外灘著名建筑群,幾乎都經過加層、整修、改造,照樣可以使用上百年,而我們新建建筑卻如此短命,值得深思。”

      由于畸形政績觀和GDP追逐癥的影響,國內城市大拆大建成為普遍現象,據統計,我國每年老舊建筑拆除量已達到新增建筑量的40%,遠未到使用壽命限制的道路、橋梁、大樓被拆除的現象比比皆是,帶來的浪費尤其嚴重。

      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如松說,中國建筑過剩在局部已經顯現,最大的浪費在于大拆大建,一些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建成的建筑已經開始推倒重來,雖然創造了大量的GDP,但浪費代價是巨大的。“歐洲從華沙開始嘗試傳承歷史文化的舊城改造,以整修改造為主而不是盲目拆除,后來傳遞到布拉格、維也納等許多城市,既經濟又文化,跟我們大拆大建的‘豪氣’迥異。”

      目前我國每年建筑物拆除量高達數億平方米,然而資源價值極高的建筑廢棄物利用率卻極低。僅在上海,每年建筑廢棄物總量就達到2330萬噸,其中30%左右(約700萬噸)是廢棄混凝土,但這些最具有資源化利用價值的廢棄混凝土大部分僅作填埋或初級利用,浪費了巨量的建材資源。

      國家發改委資源節約與環境保護司副司長李靜說,實際上建筑廢棄物再生利用的技術已經很成熟,制造出的建材性能也非常好,但由于成本稍高,造成大量被棄用,大量“變寶為廢”造成浪費不說,很多地方還是僅顧眼前利益,違規使用黏土磚,破壞生態環境,情況十分嚴重。
     

    久久人人97超碰超国产-久久资源网影音先锋中文字幕-在线播放福利a区-超清中文乱码字幕在线观看,1级A片2020在线观看,亚洲图区欧美自拍清纯,日韩在线时看高清